汪语

沙海пусть вино 主团 语C
夫人汪苒

  中秋快乐,可买着月饼了?过节了,都回家吧! @汪苒. @汪季 你们也是,快些结束任务,回家吃月饼

  嗯...儿子来了。欢迎我儿子小季@汪季 ,哦对了,这是我家夫人@解沐芸.(汪苒) 

沙海пусть вино成员(可转载)

沙海пусть вино团队官号:

成员如下:


@霍秀秀 秀秀


@关根 吴邪


@齐黑瞎 黑眼镜


兄弟组:


@刘丧 刘丧


@汪灿 汪灿


沙三角:


@苏万 苏万


@黎簇 黎簇


汪家人:


@苏难 苏难


@汪小媛 沈琼


@梁湾 梁湾


@汪语 汪语


@汪渊 汪渊


@张海客 张海客


张家人:


@张海楼 小张哥


@пусть вино张海瑞 张海瑞


@张秋池 张秋池


@张泠鸢 张泠鸢


@张日山 张日山


11仓:


@白白白昊天 白昊天


@李加乐 李加乐


新月饭店:


@尹南风 尹南风


@管杯子的小罗雀() 罗雀


土夫子:


@夏晨雨 


"它":


@齐羽 


黎家人:


@黎杪 


(正在招人)



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“灿队,任务完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     灿队看了一眼还在原地的我“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   “灿队,这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将最近得到的一张照片拿给灿队看,并指了指其中的一个女孩

      “那是汪苒,岑教的干女儿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她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“这个...你不必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望着灿队离去的背影,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!

        几日后——

      “汪语姐,灿队他们找你”此时的我,正在操场上练武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...”

       “灿队你找我!”我一进房间,就看见一堆人站在里面,都是和灿队同一位置上的几个其他领队。为首的是教官——汪岑。

       “小语,你和其他领队一起去把这斗截了”汪灿将一张地图递到我面前。是西北方向的一个油斗。之前听到一些消息,九门解家,吴家,霍家都在准备倒那个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事情交代完毕后,我与其他几个领队,连夜收拾装备,赶在九门人之前到达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“哟,这小妞长得挺漂亮的啊!”我眯了眯眼,声音是从我的斜前方传来的,那是一个男人,一个长得肥胖,嘴角处有点反光的男人。我严重怀疑,那是他的口水。啧,这林子大了什么东西都有了...

       右袖口露出扇子的一角,站在旁边的领队仿佛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,制止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瞥了一眼那个满脸是油的男人,转身离开...


        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呼救声是从西北方向传来的,那是一片林子,传闻里面的毒蛇挺多的,可以抓几只带回去...

        向领队报备后,带着可以解毒的药走进了林子,蛇的种类挺多的。看来又可以增加一项刑罚了...

       就在我准备转身的那一刻,耳边传来阵阵嘶哑,是一个小姑娘。长得挺好看,穿的衣服料子都是上好的,估计是哪家的千金小姐贪玩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她拿着一根木棍,努力的挥着。嗓子因为长时间的嘶吼,已经变哑了,若只听声音,还以为是哪个大叔呢!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她,她也抬头看我。泪珠在眼眶里打转,显得可怜极了。我朝着她走去,赶走了那些碍事的蛇,将人打横抱起放在一个山洞里面,将蛇伤散放在她的面前。“你的腿受伤了,需要静养。那些蛇大多都是毒蛇,这个药对你的伤势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谢谢,我叫解...”

       “找不到人,你们也不用回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山洞外传来声音,听着不像是汪家人的声音 。我看了看洞外又看了看靠墙的小姑娘,觉得还是把人放在这儿,毕竟汪家的那群老东西可不是些善茬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我回到营帐,天已经黑了。离我的帐篷十米之外,一群汪家小辈在那儿嬉笑,真希望他们以后还能如此...

       抬头望天,星星依然那么耀眼,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,刚来汪家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我未睡过,并不是因为失眠,而是一闭上眼,出现的都是那副惹人怜惜的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我知道,我怕不是喜欢上她了。可惜...我身为汪家人,不能有软肋。即使她也是汪家人...


       “你们汪家就是这般教导手下人的?做事之前能不能好好打探打探对方最讨厌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双方对阵,必有一方死伤惨重。以前都是九门被埋伏,今日却反过来了。汪家只剩下几个人。站在我们对立面的是解家当家人解雨臣以及吴家小三爷,那日的小姑娘也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日后,我派人去调查她。她和那个人是同一个人,在解家,他是解雨臣的妹妹解沐芸,在汪家她是岑教的干女儿汪苒...

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解家是好欺负的,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芸啊!你在解家这么久了,应该知道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骗我。也应该知道骗我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过来,不用待在那个地方。”解雨臣一边拿枪一边叫我。是了,我原本是解家人,受小九爷所安排在汪家卧底。

        解雨汐,解家杀手,听命于解家小九爷,永不背叛...

        她睁大了眼睛,满脸都是惊恐。她并不害怕死亡,只是没想到我也是卧底。说起来,我这个卧底做的也算是尽职尽责,汪家人所受的苦我样样没落下,甚至在一次任务中差点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嘭——”小九爷开枪了,解沐芸,哦不,汪苒应声倒地。我看着他们将汪家人杀得杀,扔的扔。

       趁着收尸人打盹,我将汪苒的尸体偷了出来,把她埋在了一个好地方...希望她不会恨我吧...


最近训练老是走神,后来我反思了一下。原来脑子里挥之不去的一直是你。七夕快乐,我的夫人。以后的七夕我都会在。@解沐芸.(汪苒)